拉长铺平这条

本网记者 朱海洋

在中国许多县域和乡域,都有这样一个现象:某个农业主导产业,特色十足,几乎浓缩了当地农耕文化,一度关乎千百农民生计,只不过很可惜,尽管在地方小有名气,但出了“城门”便无人知晓,更令人揪心的是,由于缺乏市场化经营,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产业日渐式微,甚至濒临凋敝。

消费升级新时代,既是挑战,也是机遇。那么到底,传统农业产业未来何去何从?怎样跳出同质竞争、低价竞争的泥淖?又该如何按照现代经营理念,进行转型升级,真正成为“小而美”产业的典范?这些问题都亟待得到解答。

记者最近在浙江省长兴县采访发现,当地吕山乡的湖羊产业,近几年通过三产融合发展,使得整条产业链得以崛起,各个环节出现了螺旋互进的良好态势,其做法颇具借鉴价值。

种养结合让一产更绿色

在吕山,湖羊养殖有着1800年的历史。湖羊浑身是宝,皮质柔,肉质鲜嫩。然而,一直以来,当地都是散养为主,由于缺乏精深加工和品牌营销,导致行情好时,收购价跟着水涨船高,反之,低价抛售时有发生。

2013年,湖州市提出实施湖羊产业振兴计划,通过3到5年的努力,促进湖羊产业向良种化、规模化、集约化、标准化和品牌化发展。吕山的湖羊如何转型升级?当地首先在养殖模式上,动起了脑子。

吕山有不少芦笋基地,过去秸秆是个大难题,没有用场就到处乱扔或一烧了之;与此同时,每到冬春季节,周边的羊场所需饲料却要花高价从外地购入,有时还营养不足。能不能把两者结合起来?

永盛牧业是最早尝试“种养结合”的主体之一,现在,其养殖湖羊吃的饲料,就是以每斤3毛钱从周边芦笋基地购入的秸秆,而所产羊粪则经过发酵后,再供给芦笋基地,由于羊粪松土效果好,种出来的芦笋个头大、品质好,羊粪成了抢手货。羊场老板胡志宏算了一笔账,相比普通饲料,饲养成本降了四分之一。

记者了解到,如今这种生态循环的模式几乎联结了吕山大部分羊场和芦笋基地。据测算,每亩芦笋年产秸秆2吨,吕山有4500亩芦笋,每年可为羊场提供9000吨饲料,而羊场则能反向提供4000多吨优质有机肥,一来一去,可为农民增收四五百万元,绝对的双赢。

在胡志宏看来,生态循环不仅节了本,更关键是,养殖环节更加绿色生态后,产品品质也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保障和提升,发展更加有底气。据介绍,目前在吕山,已有7家规模养殖场,近千家散养户,湖羊养殖收入占到全乡农民纯收入的21%。

屠宰加工补齐链条断点

在畜牧业的产业链条上,二产的屠宰与加工一直被誉为是核心,前端连着养殖业,后端跟着渠道和品牌。尽管利润丰厚,但屠宰和加工也是专业化程度最高的环节,投入大、风险大,非一般企业可以涉足。

过去在吕山,屠宰与加工长期空白,养殖户要么私下偷偷屠宰,要么整头活羊卖给中间收购商,因此毛利十分有限,且受市场影响波动剧烈。吕山湖羊产业想要走出瓶颈制约,进军二产是绕不过去的门槛,也是突出重围的必要法宝之一。

费明锋,地道的湖州人,先是“北漂”五年,再回到老家做生意,摆过地摊,开过服装店、小吃店,几经辗转,2010年开始重操旧业,投资300多万元,流转了480亩地,在吴兴区办了一个家庭农场专门养湖羊。

这几年,费明锋养湖羊越来越顺,长年存栏就有3500头,年产值500多万元,利润颇为可观。尽管脚跟逐渐站稳,但费明锋心中的蓝图,绝不是养羊这么简单,他所瞄准的是屠宰加工、品牌营销等后端环节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吕山与费明锋得以成功牵手。记者看到,如今投资额超过5000万元的“紫丰食品”已陆续投产。在屠宰车间内,全部采取标准化、流水线作业,像屠宰、分割、快速冷却等全部实现自动输送,此外还配备了检测、冷链车等设备,每年可屠宰湖羊9万头,足以覆盖湖州全市。

费明锋告诉记者,在他的未来产业布局中,就包括了有机肥生产、饲料种植、规模养殖、屠宰加工、品牌营销等,“这个项目的上马,实际上补齐了全产业链经营的断点,对前端养殖规模化、组织化是一种倒逼和推动,同时也为后端产业的延伸,特别是品牌经营奠定了基础。”

政府提供公共服务

在许多业界人士看来,对于“怎么养”的环节,养殖户更专业,政府无需过多操心,只需在绿色、生态、安全上加以引导和监管,而屠宰与加工环节也属于市场行为,因此,政府的主要角色定位还在于提供公共服务,解决一家一户、单个企业难以应对的问题。

吕山乡农办主任朱佩良告诉记者,这几年,吕山所花精力最多的,也就是举办文化节和打造美食文化街,提高吕山湖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,为企业和主体闯市场降低成本。

“立冬过,吃羊肉”,在杭嘉湖一带,吃羊肉算得上是冬季的养生之道。但今年的盛夏时节,吕山兴起了另一种饮食新风——烤肉串、烤羊排、烤全羊,蘸上孜然后,喷香诱人,再配上夏日冰爽的啤酒,伴着动感十足的音乐,人气爆棚。

现在,冬天有美食文化节,夏天有美食音乐啤酒节,两个节日人气都很旺。特别是新推出的烧烤吃法,融入时尚、动感元素后,让湖羊的消费群体更加年轻化。为此这两年,吕山乡专门带着经营户到别的地区考察学习,还把专业的师傅请进来做培训。

吕山境内旅游资源匮乏,过去当地餐饮业也希望借助湖羊特色吸引游客,但由于单打独斗,生意好的店家实在凤毛麟角。对此,吕山乡专门投资2亿元,打造了湖羊美食文化街,店多聚市,人气明显提升,另一方面则由政府出面,每年举办两场湖羊美食节。

“入驻湖羊美食文化街后,店里生意越来越好,不少苏州、上海的顾客远道而来,就为了品尝湖羊、雪藕等特色菜。”段桂娥是“吕山老店”的老板娘,她说,如今到了旅游旺季,包厢、大厅全部客满,每天收入超万元。

朱佩良告诉记者,随着精品酒店、花海项目的陆续建成,从一产的种种养养,到二产的精深加工,再到三产的休闲观光、文化创意,未来,吕山湖羊的“羊”财道路将越走越宽。

记者手记

坦率讲,传统农业产业要实现三产融合,并非一件轻松事,也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。吕山乡的探索与实践,为许多农业乡镇,提供了一种切实可行的道路,厘清了政府的定位与角色,尤其是通过举办农事节庆和推动农旅融合的做法,能够为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提升,带来诸多好处。

但纵观许多地区,都存在这样一种现象:产业名气很大,但效益不行。我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“虚胖症状”。比如从品牌战略来说,归根到底是一种差异化的竞争策略。可问到这些问题:你的产品有何特色?价值支撑、品牌口号、符号体系是什么?在不同的传播渠道和消费场景,有什么不同的策略吗?许多农业产业几乎一片空白。

再从产业链上来说,虽然名气大,但链条环节单一,缺乏精深加工和品牌营销,距离市场化、产业化尚远,规模化、商品化、附加值均十分落后,产业效益自然有限。因此,这种名气大也只是“徒有虚名”,并不能带来更多“真金白银”。

所以,在名气的背后,绝不仅仅是知名度和影响力,而是一种综合实力的体现,包括产业链各环节的竞争能力、纵向配套延伸以及横向关联拓展,也包括了品牌战略的规划,真正找到差异化的竞争优势,实现更加精准、高效、深度地占领消费者心智。吕山已经在这些方面做出了探索,但未来仍有不少功课需补齐。
朱海洋

责任编辑:杜兰萍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